第46章 龙影,现!(1 / 1)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对面的水飞昂见状,顿时哈哈大笑“你能够把我逼迫到使用这一招,的确是让我有些意外,不过这场切磋进行到这里,也是时候结束了。”

随后,水飞昂收敛笑声,转而在嘴角挂起一道不屑的冷笑,目光阴厉,抬起一只手臂露出银色的阵纹臂铠,缓步向秦黎走来“这套四阶阵纹臂铠,可以把我的水属性灵力转化为弱水之力,一旦被这弱水之力束缚,就算是你有千钧之力也无法挣脱,因为弱水之力会卸掉你的力量,可不是凭借蛮力就可以破开的。”

一边说着,水飞昂已经来到了秦黎面前的半米范围之内,眸中的神色越发阴沉,压低了声音说道“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,就是凭借这一招,我把一个暴灵境的仇人身上的肉一刀一刀的割下,活活凌迟处死,现在我虽然不会取你性命,但是你也可以向你的修炼生涯说再见了!”

话音一落,水飞昂的手臂已然抬起,拳头上缠绕着大量的水属性灵力,对准秦黎丹田的位置悍然轰出,这一拳若是真的打实,秦黎绝对会被当场废掉。

有些七宗的弟子们甚至已经站立而起,目光紧紧盯着水飞昂的这一拳,期待着秦黎被废掉,而坐在主为位上的邱若云身子也已经站起一半,以他的灵力修为,只需要一瞬间的功夫,就可以拦在秦黎的身前,把水飞昂的这一拳挡下。

然而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秦黎的嘴角却是挂起了一道淡淡的浅笑,正当水飞昂还不明所以然的时候,一抹青色的灵力虚影在秦黎的右手中浮现,几乎是在瞬间便凝聚了一柄青色巨剑,赫然是他的先天魂器,龙影!!

右手单手持握龙影重剑,秦黎几乎是瞬间便挣脱了手臂上束缚的弱水之力,同时龙影重剑带过一道青芒横扫而出,恐怖而沉重的剑势直冲水飞昂的门面。

水飞昂顿时大惊失色,手臂连忙收力,整个人也是瞬间向后方暴退而出,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龙影重剑的横扫。

在龙影重剑沉重的剑势之下,其余三道弱水之力的束缚也是被陆续斩断,秦黎也终于恢复了自由,换为双手持握龙影重剑,面带微笑的看向对面满脸惊容的水飞昂。

“这是……先天魂器!!”

所有人在此刻都是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邱若云也是直接从座位上弹射而起,僵在了原地,如果说秦黎之前展现出的天赋,称得上是万中无一的话,那么现在再加上他手中的先天魂器,说他是百万中无一也绝不为过!

在场之人除了邱若云之外,从来都没有亲眼见过先天魂器,就连邱若云,在偌大的星岚帝都,能够拥有先天魂器的,他见过的也不超过五人,如今在这赤安城,却突然间冒出一个,他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几乎是同一时间,无数道目光全部汇聚在了秦黎手中的龙影重剑之上,重剑通体呈现一种似翡翠般的青色,剑身长约三尺,宽度也接近一尺,在其最前端没有剑尖,反而像是断面一样平整,与其说它是一柄重剑,倒更像是一把青色巨尺,一道淡淡的青色光华在剑身上流转,显得充满了灵性。

秦黎双手持握龙影重剑,即便浑身都遍布深深浅浅的伤口,他依旧站得笔直,整个人的气势也与之前截然不同,虽然同样是纳灵境八品的灵力气息,但此刻秦黎周身的气势多了几分沉重之感,一股淡淡的压迫感隐隐自其体内释放。

“你说得没错,这场切磋,的确是时候结束了!”秦黎淡淡一笑,脚下速度爆发,在接近水飞昂的途中一跃而起,双手持握龙影重剑举过头顶,朝着前下方的水飞昂重重劈下。

分明只是简简单单的一道攻击,水飞昂却是有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,龙影重剑上蕴藏的剑势已经将他完全锁定,让他在心底已经萌生了一种莫名的惧意,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,只是单纯的感觉到,秦黎的这一道攻击,他除了硬接,别无他法!

“灵水天幕!!”

水飞昂沉声低喝一声,双掌向上猛地一托,周身上下所有的灵力顷刻间全部爆发,在其前方形成了一道由水属性灵力凝聚出的圆弧形水幕,这是他最强的防御手段,同样也是一道四品灵技。

凭借这道四品灵技,水飞昂可是曾经挡下了暴灵境的全力一击,但是现在面对秦黎这格外简单的一击,他的心中却是生出一种他挡不住的感觉,即便他已经将体内剩余的全部灵力集中在了水幕屏障之上,这种让他恐惧的感觉也没有丝毫减轻,反而随着龙影重剑的落下,越来越浓烈。

轰!!

龙影重剑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青芒,带着沉重无比的威势,狠狠地砸在了水飞昂撑起的水幕屏障之上,发出一道剧烈的轰鸣声,回荡在大殿之中。

然而,这道由水飞昂全力凝聚的水幕屏障在龙影重剑的恐怖力量之下,仅仅坚持了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,便是轰然溃散,而龙影重剑的去势丝毫不减,继续向前落下,砸向了水飞昂的双臂。

在水幕屏障溃散的一瞬间,水飞昂就已经完全愣在了原地,双眼瞪得老大,呆滞地看着龙影的巨大剑身离自己越来越近,甚至龙影剑身之上携带的劲风将他额前的头发吹起,他也没有丝毫反应。

砰!

龙影重剑实实在在地砸在了水飞昂的双臂之上,伴随着两道骨骼断裂的声音,水飞昂的双臂直接扭曲断裂,露出了森森白骨,龙影的青色剑身继而轰在了他的胸膛上,瞬间砸断了至少七八根肋骨,整个胸膛深深的凹陷了进去,而他的身体直接被远远地抛飞了出去,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便是鲜血狂喷,随后重重落地,不省人事。

这还是秦黎在最后关头尽可能收力的情况下,否则水飞昂可不止是肋骨断裂这么简单,恐怕性命都保不住,对于想要废掉自己的敌人,秦黎本不可能手下留情的,但是现在毕竟只是一场切磋,若是真取了水飞昂的性命,会惹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秦黎稳稳落地,手中龙影重剑断面朝下,虽然残缺的剑身没有剑尖,但是当其接触地面的时候,伴着着“噌”的一声轻响,龙影剑身之下,大理石地面直接下陷了几分。

“水飞昂……竟然……败了!!”

大殿之中先是一片鸦雀无声,沉寂了几息之后,瞬间如同炸开了过一样,整个沸腾起来。

“这也太恐怖了!水飞昂那是何等实力,竟然连他都被秦黎击败了,而且看样子还受伤不轻!”

“先天魂器的威力,真的就这样恐怖吗?”

“十六岁……纳灵境八品的实力,天生神力不说,还拥有着先天魂器,这样的恐怖天赋,已经足以和紫子骞相提并论了!”

“虽然这秦黎的灵力修为比之紫子骞的确是差了不少,但紫子骞也没有先天魂器啊,这二人究竟谁高谁低,属实是不好评判了,但就以秦黎如今的综合实力和天赋,在这赤安城的年轻一辈,除了紫子骞,也没有人能够超越他了……”

水云宗从弟子到带队的长老都是久久失神,甚至都忘记了第一时间把重伤的水飞昂带回,因为对于水飞昂的实力,他们是最为清楚的。

但是,能够单独搏杀暴灵境的水飞昂,如今却是败给了赤安灵府一个只有纳灵境的十六岁弟子,这对他们造成的心灵冲击何其巨大,大到了让他们根本不敢去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。

而之前被秦黎击败的罗城、云玉堂和上官无影更是心神巨震,喉中一阵干涩,同时心底也是一阵释然,至少他们败给秦黎的不服与愤怒,此刻全部烟消云散,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共同的想法,那就是败给秦黎,输得一点儿都不冤!

他们现在彻底明白,先前秦黎和他们切磋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,甚至连一半的实力都没发挥出,若不然他们只会败得更快更惨,想到之前他们对秦黎的种种嘲讽,心底就是一阵羞愧难当,他们的行为,无异于无知的幼犬在一只还未成年的雄狮面前叫嚣,属实是可笑之至。

至于范天成,在被秦黎击败之后,就一直坐在自己的席位上,双手环抱着自己的长剑,双目无神,口中不断地喃喃出声,无论是谁呼喊都无法让他回神。

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场失败,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,这种打击属实是太过巨大,灵剑阁的阁主范伟泽看着自己儿子的这种状态,也是只能沉沉地叹了口气。

这一关,只能靠范天成自己一个人独自去闯,闯的过,则日后前途无量,但若是闯不过,这世上便永远的失去了一个还未成长起来的剑道天才。

(本章完)

最新小说: 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 我家道侣是盘古[洪荒] 星光马厩 大夏封神记 斯坦索姆神豪 战神医婿 贞观三百年 海贼之黑袍大将 外室成妻 那抹月光